“涉世深,則機械亦深;曆世淺,則點染亦淺”這是《菜根譚》開篇第一句,就拿這句起頭吧。

墨汁喝多的人,總是帶著一股酸溜溜的氣息,我也不例外,題目也酸的不行,也不知道墨汁喝對了沒有。難怪古人說“窮酸秀才”,酸也罷了,還窮,所以才有“百無一用是書生”。

不好好說話,非得文餿餿的,好顯示一下自己的才華,專門說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話,搞的別人看的雲裏霧裏的,不知所雲,不知道顯擺些什么,唉,有些可悲!

開頭的那句話,怎么回事呢?

一個人,經曆多了,知道的也多,陷的也就深了,對於手段的運用也越熟練,熟練得跟喝水一樣平常,已經深陷,再也拔不出來了。說通俗點,舉手投足,簡單談話,都是套路,還不覺得是套路,覺得是自己做人做事的風格。

經曆少的,剛剛接觸社會,接觸所謂的“人情世故”,不適應,甚至還反抗,對那些手段的運用極力排斥,一身的浩然正氣,帶著點憤世嫉俗。通俗點,就是小菜鳥,不會用手段,也看不起別人用,覺得好假,好惡心,好虛偽。

涉世深,總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,好像什么都看透了,至於看沒看透,誰知道,心裏怕別人看透罷了。

曆世淺,總怕別人不理解,總想找個共鳴,時間長了,才發現,沒人能夠真的了解,變成了涉世深,什么也不想說,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gmkjfgb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